洪秀全与他的宗教革命

作者 历史学博士杜语

34234

自近代以来,中国国门大开,中国传统的思想武器也随着国门的开启而日益暴露出其脆弱性,它们再也不是战无不胜了,再也不能统帅一切,指挥一切了。但新的思想武器何在,中国各个阶级都在思考。中国农民阶级,作为当时中国社会最先进最革命的阶级,势必要对这千年变局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作出实践上的回答。

43235325

                                 一                                                      

   在这一时期,中国农民最杰出的代表人物是洪秀全。他之所以优秀是来源于他对千年变局的敏感,来自于他在敏感的基础上对这种敏感的把握。他是呼唤时代风雷的海燕,他的诗中曾有“近日烟芬大不同,知有天意启英雄”这样的句子,可知他的这种敏感是有高度自觉性的。

   他把握这种敏感除了传统的英雄气质之外,其时代特色也是极为突出的。但其时代特色的突出并不仅仅表现在内容上,而且还表现在形式上。在内容上,洪秀全的时代性体现在他强烈的反帝反封建色彩。他的拜上帝教虽然是来自于西方,是对西方宗教——基督教的移植,但他并不因此臣服于向他提供这种思想原素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他一直主张天下万国万民都是兄弟姐妹,不得尔欺我诈。如他在《原道救世训》中就明确写道:“天下凡间,分言之则有万国,统言之则实一家。”“行见天下一家,共享太平,几何乖漓浇薄之世,其一旦变而为公平正直之世也!几何陵夺斗杀之世,其不一旦变而为强不犯弱,众不暴寡,智不诈愚,勇不苦怯之世也。”抱着这样的信念,他以相当的真诚对待他的西方洋兄弟。但当他的西方洋兄弟提出要来帮他打平清朝,然后再与他平分中华后,他却义正词严给予了拒绝。对西方洋兄弟提出的其他有损中国国家主权的无理要求,洪秀全也是一律予以严词拒绝。相反,清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就出卖了大量的国家主权。这一点和洪秀全的立场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形式上,洪秀全也有很多时代性突出的创举。在中国几千年的慢长历史中,不乏利用宗教信仰进行革命和造反的例子。如东汉末年的张角用太平教发动起义,元朝末年的徐寿辉等用明教发动起义,都是如此。但是,这些宗教,内容自不必说,仅从形式上讲,也是非常原始和粗糙的。而洪秀全所引进的西方基督教,却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内容最丰富,形式最完备的一个宗教体系。因而,它所能提供可供洪秀全借鉴发挥的空间自然也是非常巨大的。

325235

                                     二

   正因为如此,洪秀全所创立的拜上帝教的组织形式之丰富复杂远超前人。这个组织的首领或称教主是洪秀全,在洪秀全之下,则是上帝的其他儿子。再之下,则是逐级而下的教众。这种严格的宗教等级,我们从洪秀全后期组织描绘的天朝朝天图中甚至可以形象地看到。拜上帝教的宗教仪式也像基督教一样,有作礼拜,受洗等。甚至其生活细节也都充斥着宗教仪式这种宗教的内容。这些在洪秀全的革命中都发挥了很大的凝聚人心的作用,从而极大地加强了拜上帝教的反抗清政府的革命力量。

此外,拜上帝教政教合一的组织形式与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相比也很不一样。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虽然也有政教合一的萌芽,但很不彻底,也敌不过封建国家主流的建国思想和意识。而洪秀全的拜上帝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有政教合一意味的政权。这个政权,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意识形态层次可以和当时的统治阶级相抗衡的政权。这个政权之所以后来发展的规模那么大,时间坚持的那么久,原因也正在这里。

2342353445

                                 三

   不过,洪秀全的创新也难以离开他生长的土地和文化背景。早期,这种倾向轻一些,越到后来,这种倾向就越明显。如早期,洪秀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孔子是持否定态度的。他率军所到之处,也是大量焚毁孔子的书,建都南京后,他也多次发布诏旨痛斥孔子之书害人,并以皇上帝的名义发配孔子劳动改造。但后期,洪秀全却又多次发布诏令说孔子之书也多有有道理之言,并重新刊刻了孔子的书在天国流行。因此,洪秀全从整个文化体系上是仍然没有完成向现代的转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