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与探索:奇葩的「军情」爱情录

一一八路九路网路军,皇权的军队皇上的女,不愁嫁吧?

作者:车驾平 

 

Chinatown Photos 2

 

前言:小时候听过「八路军」的故事,打遍天下无敌手⋯⋯却从未听过有「九路、网路大军」的故事。据说中国为对付日益壮大的,与「党文化」不同声、不同调的舆论攻击,危及「红色江山」永世万代不变色,因此每年维稳的费用,远高于国防开支,设立了世界最强大独一无二的网军,这就是战无不胜、継「八路军」后的中国「九路、网路、媒体辅助大军」。这一话题相信世界舆论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中国「大外宣」外媒高达427家,仅美国就不少于63家之多(见美国新闻2020年5月1日标题为《全球427家中共大外宣媒体名单曝光!美国最多⋯⋯》。信息来源:《中国新闻中心》Chinanewscenter);中国媒体的策略是对外扩张,对内封锁外媒舆论入侵中国和封杀国内舆论,并以此为由在国内招募网军,高达几百万「军队」⋯⋯令人触目惊心!


如果正儿八经地对你说这些,也许你不感兴趣,或许骂我不爱国。因此,我只是通过一个富二代子弟谈婚恋爱的真实故事,窥一斑,知「全豹」来洞察一下,「九路、网路、媒体辅助大军」,奇葩的百万「军队」,世界从未有过的非军队的军队作战特色⋯⋯相信这正是茶余饭后的最好话题和怡情快乐的最好佐料吧?

 

viola on garden table in flowerpot 601819907 a6b947ff4853445c94fa329556e1b140


下为这对情侣颇有趣味的爱情、「军情」录,以及甜美与邪恶相交融的故事对话:



别人给我介绍个对象,心里话不太满意(文中的我,指情侣男方一一编者)。


主要还是犯了男人的老毛病,嫌对方不漂亮,所以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联系着,彼此满足一下生理上的需要罢了。直到有一天,我对她突然产生了兴趣。


我曾经问过她做什么工作,她说是做审计的。我的理解审计就是会计出纳一类,每个月六七千工资到头了。她长相一般,挣的又不多,难怪三十好几了,还嫁不出去。


但当我那天得知她真正的工作性质之后,大吃一惊!引起我重视的是她问我:


“你们的群是不是前两天被封了,今天又恢复了?”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你偷看我手机?”我问。


“我可没那么讨厌,我是从别处看到的。”


我诧异了:“别处?⋯⋯”


“跟你说实话吧,”女友眼睛直逼我道:“我是网络工作者。”


“你是网管?(太意外了)你不是审计吗?”我接话茬道。


“说是审计也没错,只不过审计的不是一般数字,而是人、人的思想行为⋯⋯”她不屑一顾地头转向一边:“不过你可要保密,按理说不应该告诉你这些。”


女友长相平平却有点傲慢,但感觉得到,他对我还是满意的,通常女人都比男人多情和更绝情,否则不会和我说这些秘密:


“你们那个群,以前被封过20多次,都是一剑封喉,最近几次被封,却还能死而复活,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话音一落,我们顿时面面相觑,是你帮的忙?我惊奇地问她。她笑而不语,显得很神秘。这我就断定此事与她有关,因为近来群的几次死而复生,都是在我和她见面后⋯⋯

 

yellow warbler flying william canosa


对于封群,尽管以前有过种种猜测,有的也沾边,但听她这一说,一切都昭然若揭,云开雾散了。


你们封群靠什么,人工还是电脑?我好奇地问?


“当然主要是电脑,如果用人工你知道得用多少人吗,起码要三四千万,等于一个重庆的人口啊,你知道全国一共有多少个微信用户吗,九亿八千万。你知道全国有多少个群吗,五千四百万⋯⋯”


我惊呆了!微信、舆论监控她如数家珍一般清楚,看来是用电脑喽,我问。


“当然,电脑为主,人工为辅,我们先在电脑上设置敏感词,敏感词一出现,就会报警”⋯⋯


怎么个报警法?我追问道。


“电脑可以设置成「泛红」,也可以设置成「蜂鸣」,现在多采用「泛红」,因为「蜂鸣」太吵。发现情况以后,管理人员就会过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严重,就先不理它。如果严重就「封号」甚至「封群」,如果特别严重,就报告网警处理;甚至直接找到微信拥有人、群主,请「喝茶」、警告、找人、抓人等⋯⋯”


女友的一番话,令我心底里忽然产生几分寒意!捺不住又问:什么叫严重,什么叫不严重?老百姓讲话,属个人权利和私隐,你们也要管吗?这不是滥杀无辜,草菅舆论和群聊吗?

 

6423746575040649697


“这⋯⋯”此时此刻,女朋友神情诡异:“我承认,但上面给我们的精神是维稳,「宁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再加上我们实在太忙,根本看不过来。所以,很多程序就直接设计成:报警超过10分钟无人理睬,即自动封群封号⋯⋯”


难怪了,偶尔还听到过「五毛」也曾抱怨,其歌功颂德的帖子正等著「打赏领银子」⋯⋯没想到,谁吃了豹子胆,微信号也都给删了。这真的有点像伊朗,想打美国的飞机,却错把自己的民航机打了下来,一样的可笑!


“是的,电脑也有分不出好坏的时候。”说到这,女朋友也笑将起来,平时习惯木字的嘴脸,扬溢着笑意,此刻如同柔情绽放,尽显女孩子的春色妩媚⋯⋯我们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碰撞到了一起,对视着她我也笑了,顿时她的说话也多了起来:


“只要是敏感词它就有反应,歌功颂德,有些「五毛」招募来的「网军」,从不读书看新闻,大字认识没有几个,乱吹一气,难免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其帖触犯了上头领导的私隐⋯⋯不过,刚好有人过来看到,发现是自己人,也就会消除警报;如果没人过来看,就难免好人奴才通杀勿论了。你知道吗?就有过这样的事,「大外宣」胡锡进,习主席的大红人孔庆东的帖子,都被误删除过,害得我们被领导好一顿的批评呢”⋯⋯

 

cattails 800x534


女朋友的真言实语,顿时令我对她敬畏几分,「大外宣」胡锡进,习主席的大红人孔庆东的说话生杀权也在她手上捏著呢,何况普通人!我再问:敏感词一共有多少,这么一来不是越来越多了吗?


“正是。”⋯⋯


如果十个字里,就有五个敏感词;以后人们都没有了说话的余地,不是吗?


“说的是,放心,我们领导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正在严格控制敏感词的增加,以便平抑日益增长的民愤,同时要求我们及时解放已经过期的敏感词”⋯⋯


女友的回话,令人如坠云雾之中,我打断她的话问道: “解放”?


“对了,「解放」就解除之意,敏感词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有个与时俱进的问题。有的过时了,不再具有危害性就解放它们。同时,有的原来的普通词,根据需要,可以上升为敏感词。比如香港,以前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词儿,现在却成为敏感词里的大「红人」了!哪个群只要提得多一些,就会直接遭到封杀,哪怕你是撑政府和美媚我们习主席的。”


我女朋友虽然不是什麽官,但生杀权在手,也不得不令人另眼看待。我问:直接向你投诉的人一定很多吧?
“简直就是恒河沙数”⋯⋯


她的回复是如此的肯定,我更好奇了,接着问:那你们怎么答复呢?


“怎么答复?根本答复不过来,干脆就不答复,你又能怎样?那些删帖封号表面上看是「腾讯」所为,其实谁都知道「腾讯」只是傀儡,我们才是幕后实权操作的。”


与女朋友接触这么久,感觉得到平时似乎她没啥自信心,但是说到她小小的生杀权在握,却自信心十足起来。我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们和他们什么关系?


“上下级关系。我们是网信办驻「腾讯」办事机构,只不过为了工作方便,在他们机房上班。一般「腾讯」的职工根本接触不到这些。”


这些我早就猜到了。我接她的话道。


“猜到了还问?”


想从你这内部人士嘴里证实一下。我半开玩笑地。
“你能知道多少,还有好多你不知道的呢。”没想到,女友这时卖起关子,她那并非俊俏的脸上,尽显的却是权力得意的另一付嘴脸。
都是什么,讲点儿听,我追问道。
“你们总抱怨封号删帖使日子不好过,其实你们的苦日子才刚开始。”
“刚开始?”我更疑惑了。


“算了,不说了,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再说就算泄密了。”

 

blue tit spring blossom 7d5ea3d


我正听得入迷,她却嘎然而止,令我很不是滋味!谈情说爱,男女之欢,此时此刻,我们对视着,半刻没有话说,就像谍影故事里的一对情人,各有心思。常言道:男人爱江山,更爱美人;尽管眼前这位,离美女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有时候现实、实惠也是令人难以拒之于门外的啊!如果不是为男女间的那分情,谁会对你说这一番大实话呢?难道这不正是她对我的真诚和爱意吗?一股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猛地,我抓住她软绵绵的手⋯⋯实话说与她谈恋爱多会,我是第一次牵她的手,忍不住吻她看她那纤纤玉手。真的,太美了!难怪常言道,手是女人第二张脸,老天爷是公平的,不可能给你身体全部的美;虽然我女朋友没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却有一双细嫩、葱管似精致均匀得体的玉手。记得看《红楼梦》宝玉爱晴雯的故事,其实并非是因为她有林黛玉绝世容貌之美,而是她的纤纤玉手之美、之巧深深地打动了宝玉;手无容貌眼神之含情脉脉,却有生杀权力之威武、含情亦万千:


晴雯曾为宝玉修复价值非凡的,被损坏的服饰衣物,巧夺天工与原件分毫无差!难怪晴雯临死之时,宝玉收藏的竟然是晴雯葱管似的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


我与女朋友婚恋,好长一段时间的冷漠,今天居然执手热吻,当然不是当年晴雯为宝玉修复衣服饰物,避免贾母责备的那分情;而是她的巧手、权力,顶天立地,居然为我的微信群保住不被封,群主不被请去「喝茶」,那份情,纯粹就是一份爱和权力的交融,赋予我一份沉重的厚礼啊!我从冷漠到热吻,态度的转变,令她此际真的有些诧异,脸上闪过一片红云,阴阳两电的交融,似乎让我们潜浸在片刻的快意之中⋯⋯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她抽回她的手,话语更直接更诚挚,视我之目光亦带有几分女人之爱的炽热之情!她接着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


“鲁炜(前中国共产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宣传及网络领域官员,中共十八大代表。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及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兼国家网信办主任等职务。)曾经提过的一条建议,缩小群的规模。每个群,人数以50人为上限,用鲁炜的话说,保持中小学一个班的规模。如此势必大大减弱微信群一呼百应,百呼万应的局面,利于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12543314 pic this week in spring


这招太阴损,操你妈的鲁炜,我心在想,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今天已经得悉不少有关微信管理层的内情,我似乎站在舆论封管的风口浪尖,看到了很广、很远,当然,也探到了更深一层的内幕⋯⋯怕引起女友的怀疑和不快,也就不再问她什麽,如同别的男女一样,谈情说爱,不在话下⋯⋯


隔天我们又相聚,玩的还是年轻人那一套,吃饭看电影回家,她找她的温暖,我从女朋友那又得到了新的网监内情。接上回话题,她告诉我:


“限制每群人数最多50人。”⋯⋯这招真他妈够损的,还有什么别的损招没有?她才开口,我就打断她的话问。


“不急,其实这招也没有实施嘛!在我们「网军」的倡议下,不是已经给微信群扩至500人了吗?不过,今后的帖子本身,将有寿命,一个帖,最多被转发10次,然后会死亡,就再也转发不出去了。这样一来,以后再有群体事件发生,就不会像从前一样在短时间广为传播,从而避免瞬间舆情掀起滔天巨浪的局面出现。”


中共真不愧是世界洗脑、舆论控制的绝世高手!那歌功颂德的帖子怎么办?也受传播次数限制吗?我问。

 

9b206d4da7354f2b8679ca1242934d39


“一样的,因为现在技术本身还不会分辨文章本身内容好坏,只会认次数。再说天生歌功颂德的帖子也极少。你们嘴里常说的「五毛」,只会发出,「领袖真棒」,「支持党中央」,「首长辛苦了」等类词儿,不值得转,也没人给他传。”


我顿时明白了,问:其实你们「九路、网路、媒体辅助大军」就有三大利器,一是设立越来越多的敏感词,直接杀帖;二是控制群规模;三是限制传播次数。对吗?


“你还嫌少是不是,我们这些「网军」在政府的领导下也会与时俱进的。现在有的人想钻空子,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网站,比如VOK什么的,说是能够逃避政府网军部门的监管,也不动脑筋好好想想,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这可能吗?政府对大众的舆论监控,管天、管地,永远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厉害!听到这,我对眼前这位女朋友开始有几分佩服了。还有一个一直想搞清的问题,就是关于删帖,我问:按说删帖是件很大很严肃的事,应该严格掌控才对,怎么给我的印象是很随意呢,好像任何有权有势的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删帖,不是吗?

 

UMiTBTJea8fOlL0ca396xU75ZmnS6HE4HqtkVJUN


“从国家层面讲,删帖,一类是依政治正确删帖;另一类是当事方逃避丑闻删帖。这是有一套严格规定的,不是什么人想删就能删的,你也想删一个是吗?试试看?当然,利用自身便利条件收黑钱,徇私枉法者确实是有的。”


都有哪些规定?我问。


“个人不允许删帖,组织上希望删帖,须持副部以上单位的介绍信,派专人来我这说明情况,并交纳相应费用等。”


我再问:前几天北大渣男事件一出,北大疯狂删帖,是不是也是组织出的面?


“当然。来的是一位副校长,当时我也在场。”⋯⋯


你怎么会在场?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好意思跟你说,我最近被提为正处了,管的面宽了,这事也归我管的。”


我几乎一愣!你是⋯⋯你有权删「北大」的贴?


“没错!我是网监局正处级干部,北大地位特殊,又是我们的战略伙伴,我们自然不能不管,我的话惹你不高兴了?”

 

04 39


北大的要求可不低,他们快顶不住了,如果顶不住,没准儿校长都得下台。他们真够蠢的,从一开始就和渣男切割自保多好。此时此刻我才明白,我高攀了,我的女朋友是一不小的官员,不好意思、不敢正视她的应该是我,我几乎自言自语地⋯⋯


“谁说不是呢,但他们以为既然错过了最佳切割时机,失去了主动,就只有硬顶这一条路好走了,实际上是一个赌。不过从现在来看,北大的运气似乎还不错,眼看快要蒙混过关了。我们这次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删,一方面扭。删扭并举。”


我这位未婚女友的话,听了就像中央首长的一番气壮山河的话。删好理解,什么叫扭?我胆怯地问。


“ 就是扭转舆情方向,这几天不是出来一个做饭的李子柒(原名李佳佳,生于中国四川绵阳,中国大陆美食视频制作者,所属经纪公司为杭州微念科技。2016年因以“古法风格”形式发布原创美食视频而被人熟知,被誉为2017美食网红第一人。)吗,网民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吸引过去了,北大才得以成功脱困。”
真够缺德的,我质疑地。

 

Blog tulips spring AdobeStock 145519756 600x319


“我们缺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多数网民水平不高,容易上当受骗。好比遛狗,拿块骨头往远处一扔,就蜂拥而去。我看你们那个群就不一般,根本不搭理那个厨房西施,还是死揪住北大渣男不放,你们这种群,北大最怕。”


你们是不是经常戏弄舆情?此时我内心怯疑有加!


“我们有一个专门的舆情资源调配中心,存储了大量话题,根据形势需要,随时投放市场,吸引舆情转向,化解矛盾,趋利避害,为我所用⋯⋯


怎麽,你问个没完没了呢?放心好了,如果我们成婚,你所在的群,我会网开一面关照的,除非中央、习下令封杀你⋯⋯” 我这女朋友,真幽默、真有趣, 哈哈哈!我被「网军」处长「统战」、俘虏了⋯⋯


不是吗、皇帝女不愁嫁吧?


(注:此为记实文学,故事中的“我”,读者千万别对号入座认为是编者。)

 

willow branch 800x585

 

后序:
来自北京评论家对上文的评论:编者将这篇奇异的“情侣对话”推荐给读者,不外乎期望人们知道「网管」内幕,能够“举一反三”,扩展自己的思维能力。有助于认识「网管」一系列的战争内涵:网络战、舆情战、宣传战、心理战、情报战,从而掌握思想战线的主动权,达到愚民、骗民、使民,为我所用的目标。在此领域,极权制社会扼杀人的创造性,失去文学艺术的繁荣和科技的创新能力是必然的。


最令人震惊的是这位“网监女处长” 还公然承诺她能够“以权谋私”。并对男友说:“……放心好了,如果我们成婚,你所在的群,我会网开一面关照你们的,除开中央习下令封杀你⋯⋯”


尊敬的读者,勿须编者多言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社会啊!

 

编者2020年7月26零晨三点于洛杉矶。分享只在乎相互学习、相得益彰!疫情之下,我已写了一系列50多篇《求是与探索⋯⋯》。需要订购我的作品的朋友也可以联系我。微信号:c3648691,下为代表作400多页的《鬼门、地狱、阳光路》封面图:

 

00000000000001

 

00000000000000002

TroyEstate Advertisement Blue Forum 2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Commenting by Du Yu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Double QR Code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Front 01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Back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