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與探索系列之一:可怕和更可怕的社会环境和政制-就貴州張包钢开車殺人与文友的问题探讨

作者:車駕平

 李老師有正义、有良知,是我最尊敬的文友之一。前几天中國貴州发生了一起公交車司機張包钢开車投江殺人案,震驚世界!見下图:

Che Jiaping guizhou 01

李老師发来著名王律師的言論,問我对否。

下為王律師原話:

     「⋯⋯每个人对这种苦难,都有摆脱不掉的责任,所以在指责这位司机的时候,希望每个人都反省自己的罪责,尤其当权者!不是他一个人的罪,是中国社会每个人的罪!

       李一平老師又附和着說:

       “王律师的观点有一定道理:比如文革,罪魁祸首当属毛!但是周恩来、林彪不配合,那些可恶的造反派们不积极响应,不积极参与,毛的单身文革舞跳(蹈)能跳起来吗?成气候吗?再说回来:受委屈的司机,向各级领导反应后,领导们能主持公道,妥善处理,司机还能如此报复社会吗?再者这位司机周围的人,如果把司机的不平当作自己的的(多字)不平,参与司机的维权活动,司机还能胡来吗?!所以说对这个麻木的社会要讨伐,要呐喊!要针罚(砭)时弊!

       了解到張包钢開車杀人案,我深感專制社會制度草菅人命的可怕!尤其是听了王律師和李老師的言論,我更加感到毛骨悚然!

       一个人口众多的社會有邪恶,难以避免!請問哪个社會沒有邪恶?問題关键是這个社會还有沒有正义?尤其是正展現在全中國人民面前的張包钢開車杀害20多个无辜之生命的特大杀人案。当事情发生后,是否还有沒有正义和良性的法理去制止邪恶,是否还有沒有正确的社會輿論去譴責、引导人民理性、正确、良性的思維去治療人們的精神創傷?杀人的張包钢雖然与20多名无辜者一起死去,已經沒有对他罪行審判的机會;但是,是否有正义、真知、正确的輿論引導,使人們大彻大悟,今后避免此悲劇的再次发生重演,這才是人們在這樣的社會繼續生存下去的信念和安全保障!

       然而,当看到王律師、李老師的言論,我完全失望了!因為,他們倆有代表性,代表着中國法理、良知和人們的认知水平、他們是中國的知識分子,代表着中國高水平的文化和认知的某些群体,連他們都這樣认為了,何況中國的普通市民?我细思极恐!杀害无辜,就和杀害幼儿园小孩事件一样。但是党媒應該知情、知法理说出真相,然而,却絕口不提政府执法者的責任。我北京一文友发来張司機当天被政府拆封旧家的照片,說明了事发的前因后果和真相,這肯定是报复政府的恶性社會行為。

如图:

Che Jiaping guizhou 02

       記得千年前就有《苛政猛于虎》的故事,相信在中国70年的无新闻自由、舆论自由、出版自由的社会环境下生活的中國人,早就淡忘了此故事的出处和背景了。此文记载孔子路过泰山时,遇到一名身世凄惨的妇女,当地虎患严重,可就是因为其原居住地有苛刻的暴政,所以她和亲人宁愿一直住在这里,以至于后来竟有多人连同她的亲人也被老虎咬死,只剩下她一人对着亲人的坟墓哭泣。当孔子问,明知此地有猛虎為患,为何还要在此安家时?妇人回答道:

       “苛政猛于虎”啊!……

       我认為今天在中國貴州发生的慘劇,与 “苛政猛于虎”无本質的區別。

       首先我认為律師和李老師的思維邏輯之混亂、邪正法理不分!他將一个中國人的社會义务、社會責任、以及单一发生的案件,誰应負的責任、罪行混為一体⋯⋯

       其次,个人的罪行与社會制度应負的責任和罪行,是兩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他們分辨不清。

       再次之,对這樣滥杀无辜的人不应有同情心!王律師說張司機的杀人:「不是他一个人的罪,是中国社会每个人的罪!」、李老師之言:「王律师的观点有一定道理⋯⋯受委屈的司机,向各级领导反应后,领导们能主持公道,妥善处理,司机还能如此报复社会吗?⋯⋯」

       這样言之凿凿的同情心和思維邏輯、情理与法理的混亂,告訴人們的是什麼社會效應呢?以后只要社會对谁不公,你就去杀害无辜、杀害人数越多越显效!請問,要法理、良知何用之有呢?

       有趣的是李老師还來文問我:

       “良知 :这个司机与袭警的楊佳的同与异?”我即与回復:

       完全不同、不同性质的两类人。楊佳对暴政当事人杀戳是英雄,起碼是草莽英雄;而張司機却是苛政、党媒的莫不關心和洗脑之下,一个自暴自弃盲目的暴戾的愚民、恐怖分子!張司机对社会无辜报复是犯罪行為。

       北京某學者指出:大陸社会无公信、无公义,强拆制造贫困,压榨弱势群体,导致社会乖戾之气弥漫,仇恨心理增长,自然产生张包钢和杨佳这两类行为人。

       王律師、李老師的以上言論,又及对政府政制的責任和个人被恶政洗脑后的行為責任不分;中國的社會如果仅仅是他倆如此就不可怕了!可怕的是中國整个社會都有如此思維邏輯、法理、思想文理混乱的評論和文章,以及正形成了這樣的一股思潮,統罩着整个中國⋯⋯就刚才我还看到一个作家王浛旭寫的散文詩《我带着一群人走了,眼睛望着家的方向》,此詩文寫到殺人,把車開进江中,法理已蕩然無存,文字却激情燃燒:

       “冲,冲,向前冲!在那一瞬间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谁是无辜的,谁是有辜的,谁该死,谁不该死,我是放了债主伤及无辜的懦夫,我是不敢面对强者不够爷们儿的孬种,一切都无所谓了,这人间生无半点可爱值得可恋,又何惧死后身后评呢!⋯⋯别评论我了,还是小心自己吧。其实,我们都是一个藕断丝连的整体……”

     作家、以上王律師、李老師对殺害无辜司機的同情心一样,跃然紙上!

       在沒有新聞自由、輿論自由、出版自由,只有官媒一言堂的宣傳洗脑,官員只对上级官員負責,不对人民群众負責制,不解決人民大众社會問題的恶劣環境下,人們对張司機的滥殺无辜的同情,其实這絕非是人們对苛政的覺醒,而是对正邪、是非曲直的不分!

       試想,如果中國社會有新聞自由、輿論自由、出版自由⋯⋯就一定不會造成張司機的冤案得不到社會言論的監督、幫助和自救,公交車司機張包钢一家的冤案就一定會被社會和媒體爆光,得到全社會的关注和幫助,政府、官僚和作恶之人的行為和恶行就无可遁形!最終就不可能會酿成張司機滥杀无辜的社會惨剧发生。不是嗎?!

       看得到,這樣的恶政、社會言論导向,瘋狂地指責司機应負杀人的全責任,媒體絕口不提政府的責任;又或,司機沒有錯、象王律師那樣,批評毫無关連的任何人⋯⋯杀害无辜者有罪,而且还「不是他一个人的罪是中国社会每个人的罪!」这种极端的、武断的表述,于法于理都不能成立。从上述律師、教師、作家的言論詩文中可見,中國社會輿論乱象之橫生⋯⋯請問,在這樣的社會中生活生存,你不觉得太可怕、太无安全感了嗎?!

       當然,从上述众人的言詞中,我看得到中國人民內心中的善良、愛和同情心!這正是一股推翻苛政的正能量和來自人民的力量。在此,我希望他們覺醒,改一下立意和言論:

       我們一定要旗帜鲜明、理直氣壯地指责这位司机盲目地杀害无辜,是恐怖主義的恶性犯罪行為;但是同時,我們更應該譴責的是這个社會的“苛政猛于虎”,制定這个社會恶政的当权者、积极充当恶政「槍手」的执行人,以及真正杀人者的犯罪行為!还社會新聞自由、輿論自由、出版自由的一个良性社會循環;否則,這个社會可怕的和更可怕的事情还會不断地发生⋯⋯

       同胞、朋友們,不管你身在何处、何去何從⋯⋯中國傳統的古訓不能忘:“苛政猛于虎”,暴政比吃人的猛虎更加可怕啊!恕我直言,現在的人為什麼要移民?購房者為什麼要選擇好社区房?讀書的要選擇好學区?現代文明还將告訴我們,你生活的環境有越多的愚民,有越多的无知和是非不分的无良者,都一定是你生活的更可怕和你生活的更大、最大的危機!

 

良知2020年7月10日于洛杉磯,疫情之下,我已寫了一系列40多篇《求是與探索⋯⋯》。需要訂購我的作品的朋友联系我。微信號:c3648691,下為代表作400多頁的《鬼門、地獄、陽光路》封面图:

Che Jiaping guizhou 03

Che Jiaping guizhou 04

 

 

 

WSSTV Logo 1 XiaoYonglong

WSNASTV heading 0 0

WSNA Logo Caojun 1

WSNA Logo Caojun 2

WSNA Logo Caojun 3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Commenting by Du Yu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Double QR Code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Front 01

Law Office of Troy Nader Moslemi Esq Business Card New Back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