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组稿编辑:紫君
摄影作品:风之花、徐正伟、David Wang、dodo
报刊推送: 梦雨
 
6
落叶
文/虫二(美国
挣脱了一树牵挂
诺大的天空承得住万丈红霞
却容不下这几朵秋华
 
零落到树下
土地才是扎实的家
 
在这最低的地方
仰望  曾经互相纠结的枝桠
悟出韵脚的  已轮回成尘土
总有些不甘的香魂
游荡在空中
也是最先与春风一道
拂过春芽依偎的篱笆
 
关于雪
文/Coral珊瑚(加拿大)
久居北国的人
不喜雪
雨水冲刷
人间灰飞烟灭的存亡
活着必须以更冷姿态 坚强
冰封被湿了又湿的心情
一寸寸寒凉
索性让碎了的雪
去抵抗雨水胡搅蛮缠
毕竟有一刻飞扬是如此浪漫
纯粹事物可催眠一切
覆盖所有沉重不堪而遗忘
好让春天再提笔时
有一页空白纸张
 
文/紫君(美国)
那片金黄的海浪
也曾打弯过插入云霄的
桅杆。而眼前的沉默
已不能承诺风帆的苏醒
和浪花的卷舒
 
你,是有传统语言的部落
祖训里,绝对要挺身而立
当秋风萧瑟时
你就会不动声色地,用时令色彩
悄悄占领一个又一个高地
一朵秋阳的胜出,远不及你
阔绰的满汉全席
 
野玫瑰
文/梦雨(美国)
我家花盆里
种了株野外移来的玫瑰
两年了 它从不曾开花
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爱
我一直相信
这是一株有灵魂的玫瑰
我会时常对它低语
说阳光 谈土壤
 
最近 困顿在家
天天都不忘对着它唠叨
有问候 有宣泄
还有就是盼望它能开花
就在昨晚 我听见它笑了
阵阵的浓香在屋中弥漫
野玫瑰 开花了
大红色的花瓣 艳丽夺目
我告诉你
我种了株通人性的玫瑰
你相信吗?
 
f 12.18
大爱
文/山林(西班牙)
粗犷,在茫然时,也骨瘦,布满山坡
即使枯黄渗血,还嗅出萎靡,胆怯
但整齐的动作,扶起了卑微
扬扬举起,粉嫩的手臂
再披上,绿色的战袍征战四处
 
细腻,在饥渴时,也贫血,零乱河道
即使龟裂粉碎,还透着无奈,焦虑
可划一的步骤,告别了软弱
纷纷喊出,天籁的声音
敲击,高低的锣鼓开拓八方
 
胸口,戴上晨阳
鬓发还扎着月亮和星星
晶莹的缘分,悄悄地乘上扁舟
是冥冥中,有约
还是偶然里,相遇
超出三世池塘,越过三生湖泊
 
等一场雪
文/厉雄(西班牙)
几乎没有征兆,冬青,电线杆,枯枝
和深处的记忆
萌发颤栗的冲动
隐秘的清高,便扑簌而下
 
那些傲慢的枝丫,流动着薄光
慢慢地升起芽苗
雪似乎醒来
点燃了白
如千言万语,忍不住纷纷扬扬
 
一个人用光了整个冬天的寂寞
所有的思量,所有的等待
所有的相遇
如高山降低了身段
贴近车辙的灰烬,并抚摸它的来龙去脉
 
冬之初
文/静逸荷心(西班牙)
秋风扫尽落叶
一场雨倒挂在向南的窗外
雨滴紧贴着玻璃窥探室内
小心地拿捏着分寸
 
从灯光内流着温暖的光亮
此刻,再也没有人愿逃离四壁的囚笼
持一本书
填补一段空白的光阴
将脑海飞窜的蝴蝶紧锁于内心
 
小雪躲在一页纸后
红泥小炉已倒出不少滚烫的心事
雨雾朦胧处
不知有谁,如我
对冬情有独钟
 
雪和天鹅
文/静好(英国)
瑞雪纷纷
满天飞舞白精灵
 
雪颈白毛红掌
天鹅曲项观天
 
雪是飞舞的天鹅
天鹅是移动的雪
 
天上人间
共同演绎纯洁无暇
 david k
雨夜
文/王献翠 (西班牙) 
 
半旧的百叶窗
悬挂在床上方,雨滴就像落在被子上
急促的几滴特别沉
力度足以穿透我的身体
洗漱五脏
穿透骨骼:经年的痛,陈旧的伤,被关押的神经一涌而出 —
 
都将隐于夜色没在雨中
此时,无需畏惧,随风随雨
去远方。去白天无法抵达的地方
 
所有的人都已睡去
我和雨滴醒着,世界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
 
文/思乡(美国)
我里面的温暖从没中断
一股源泉,来自你午夜的宣言
如果不是这样
我连一丛小刺都无法越过
 
我被抽丝般包裹
我被孤独燃泪的光呵护
当你那边的弦开始震颤
悬在弦上的我就惊撼
原谅我,这婴孩的婴孩
心灵苏醒得太慢
 
棋局 之二
文/甘草  (美国)
双马稳稳进攻,我们在布阵中
一边困扰一边解围
冷静的湖水在旁细煮月光
 
王立在眼前。你犹疑,擒拿,愧疚
我失去防御也输了秩序
选择投降
你却说这是和局
 
一盘棋,活出两种情感
在黑白与生熟的月光之间
------ 为难
 
结界
文/千语江月(美国)
我已经躲进去了
就在心动的瞬间
未知的恐惧,如同一条蓝色水晶小鱼
在我的周遭,慎重地,画出一层薄薄的结界
 
埃及线香,在空气中,忽明忽暗
蜿蜒其中的茉莉花魂,不急不缓
也许,结局就隐于
这游走的曲线。飘柔袅袅,美得离奇
 
不过是,偶尔起念
不过是,雪落窗前,心神不静
不过是一个影子,越过山山水水来寻前尘
 
手指终是遮蔽不住
眼睛,还有一些忐忑
 
茉莉花香轻轻扑打透明的隔离
我是怎样的惊慌
收拢自己
栖身于结界,推敲起黯然与迷离
 fe12.l8m
一半天堂
 文/佩莲(马来西亚)
 今晚绝对自由
连皮吃下的土豆
可以独自饮下黑暗
与梵谷一起忧伤
我似乎已在其中
 
嵌入心灵的词开始活跃
使一切景观明显可见
没有什么比这一刻微妙
 
疑惑处开始打开一道门
说 —— 那是前世
让所有人想象未来
我也挤进去
挽起自己影子
却留不下半句话
 
绿道
文/季俊群(巴西)
找入口。哪怕伴着绵雨
多想让曾经一起踏青者重返
再曲折,也没有阻挡那份盎然
 
俯视。这可是,当年沐浴阳光的来路
偷看鸟语,也生怕踩疼花香
有些料峭
心底里,却一直洋溢着那份温暖
 
再坚持一会儿
过了弯弯——
也许会拾回,当年追逐过的春色
 
欲借一缕清风
文/子非鱼(澳大利亚)
无非是某一天黄昏时的一片落叶
独舞时分正好与一个琵琶盘扣擦身而过
旗袍的紫红裹边微扬的窈窕,是
二十四桥明月夜最轻柔的一丝箫音
 
白墙青石的小巷,两袖月光
一缕清风,再借你手相扣的暖度
温一壶清酒,共饮
 
本是江南烟雨,无关北国雪飘
这一缕清风婀娜青春边陲
洇染今夜长梦,及依旧海棠
插叙,倒叙
无需排序
欲借它,只待轻扬
 
定位
—— 写给张家界
文/淑文(新西兰)
有多少座山
就有多少座塔陵
有多少道飞瀑
就有多少条比逊河
 
飞鸟把片刻的栖息放在塔尖
僧侣的追求是把木鱼放生人间
 
那片离开枝头的叶子
在风自由地推搡下
一会儿似鸟
一会儿是鱼
 
xu12.18
尘封的笔
文/李雄丁(加拿大)
尘封的笔
天涯尽头梅子雨斜
未成的画抑郁眼神
将衰老关注
行雲流水的帖字
难以浮现你的脸
仍守着孤城那盞晚灯
传出钵颂  悠揚直抵雪原
有人说  你仍在聚沙成塔
那种沙的建筑
维持多久  那便是清晨的问疑
传颂得遥远与重复
已成了看不见的石碑
与尘封的笔
 
星辰
文/馨阅(加拿大)
我仰望星星
星星  眨着遥远的眼睛
天穹似有神秘的暮帘
遮掩着它的涌动
但静怡在我心中缓缓地到来
 
我仰望星星
星星  陪伴着夜空
柔柔的  月光把夜空斜倚
轻轻地藏匿着爱情
 
而烟火是人间的憧憬
是大地点亮的星星
在黎明处微笑
 
这是他们的故乡,我想
文/张传军(加拿大)
忽然就陌生了,这黑到极致的黑夜
涂抹整个城市
所有灯火沉溺于凌晨两点半
甚至没有一声犬吠
爬山虎已经干枯,北风穿过它的身体
像夜行的偷袭者
零度以下的暗器,击出陈年旧伤
法桐叶落,假装做一个优雅的梦
陌生人就该去陌生的地方
火车、路灯、破旧的房屋和雪
叫卖,谩骂和喘息
这是他们的故乡啊
我想……
 
do127.4